靓丽酷鸽叶河鸽鸽

头像来自阿黔老师。
cn.叶河
怎么叫随意。
脾气不好。
是个过激奈吹。
雷点:奶布和杰园。
如果您踩我雷点我会爆炸的呢。
您爱走走,爱留留。都与我没什么干系。我不会挽留任何人。
OK。就这些。
看不惯的也请点左上角离开。
谢谢配合。

【双佣/弹刺】If I can't have you.①

学生弹簧手x酒吧驻唱刺客披风

预警:

*佣医友情向。

*对医疗方面不是很了解,所以。有些地方真的。不知道怎么说(。)有错误请和我说,会改正的。(。)

*弹簧手偏软。

*刺客偏暴躁。

*一见钟情的老梗。(?

剧情流向大概是纯情男学生误入酒吧对酒吧驻唱一见钟情。(?

不喜勿入。



“刺客披风。你要我说几遍?”艾米丽的食指敲了敲桌面,漂亮的双眸紧盯着面前那人湛蓝色双眼,“你的伤势已经很严重了,再继续下去你的伤势会恶化。”对面那人不语,这无疑给艾米丽的怒火添一把柴。

“任务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?!”

刺客披风被艾米丽突然提高的音量惊了一下,逐低声道。

“...任务....”

“你说什么?!”

“啊。呃。命。”

艾米丽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发丝,抬手狠狠拍了拍刺客披风的脑袋瓜子。“刺客披风,听我说。你的伤势已经够严重了,再继续接任务只会增添新伤,旧伤再次裂开。”

“嗯...”

“我告诉你。刺客披风,你必须给我结束你的雇佣兵生涯了,如果你想你的伤势恶化的话,请吧。”

刺客披风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。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刺客披风想想逐起身准备离开艾米丽的小诊所,“我先走了。”

“慢走不送。”




“...不接任务的话,也得找些别的事做做吧。?”刺客披风有点烦躁在街上走着,他现在,必须找一个工作了。

刺客披风缓慢的行走着,开始注意街道上的招聘广告。

餐厅?

酒店?

咖啡馆?

不、不。

这些都不适合一个雇佣兵。

真的、找不到其余了吗?

酒吧、?

噢...这可能适合一个雇佣兵?

也许?

已经,没有其他选择了。

“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适合自己呢?”刺客披风叹了口气,拿起酒吧的招聘广告按照上面说的路线来到了那家“占卜酒吧。”

但这可是gay吧。

也许这位急着找到一份工作的青年忽略了,有可能他心知肚明只是不愿说出来而已、?

噢、这些都不重要。

我们只需要知道的是——

他应聘成功了。

青年应聘的是酒吧驻唱,本来他准备应聘酒吧打手的。

如果,让诊所的那位艾米丽医生知道他应聘打手的话,估计可能要杀了他?

噢。想想就好。


刺客披风应聘成功了,他从未想过会如此顺利。

【也许这是一场梦、?】

刺客披风这么想着,手悄悄来到了胳膊处的旧伤,轻轻地拧了下。

疼痛一下包围了他。

“噢...靠。”

刺客披风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抽了才会这么做,但这现在不重要。

他现在不是雇佣兵了。

他现在有了一份新的工作。

刺客披风的嘴角微微上扬,哼着曲儿回到了自己的住所。

一回到房间,刺客披风将他以前所有的任务目标的照片呀什么的,统统收拾好放进杂物间。

“要开始新的生活了。”

他勾了勾唇角,伸了个懒腰站在窗前。

夕阳照射在他的脸上,似乎再告诉他,旧的生活已经过去,新的生活正在开始。

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对吧?”

青年说道。


评论(14)
热度(61)